您當前位置: 首頁  >  媒體江大

中國科學報:用興趣“催化”學生的人生

發布時間:2021-02-20|浏覽次數:

“起初覺得有機化學晦澀難懂,現在覺得特別有意思!”“正在准備有機化學方向的考研複習,打算未來從事有機化學研究工作。”……時不時地,江蘇大學化學化工學院教授賀敏強總會“摸底”一番,了解學生的思想學習動態。看著更多學生愛上有機化學,甚至准備走上有機化學研究的道路,賀敏強很滿足。

瑞典著名化學家舍勒曾說,世間最大的快樂莫過于發現世人從未見過的新物質。對賀敏強而言,最快樂的事就是帶領學生暢遊在化學的世界裏,盡情暢想化學創造的無限可能。

老師也是最好的興趣源泉

“有機化學對我來說充滿了樂趣,我想與學生一同分享這份樂趣。”一直負責《有機化學》《有機化學實驗》《現代有機合成》等課程教學的賀敏強,提起有機化學歡喜之情總是溢于言表。而這份歡喜實際上源自他的兩位啓蒙老師。

1981年,在江蘇師範學院(現蘇州大學)化學系讀大學本科的賀敏強在老教授周湘寅的有機化學專業課上,第一次以一名師範生的身份體會到,教學是一門藝術。“周教授的課堂仿佛爲我們繪制了一張‘尋寶圖’,既給了提示,又讓我們通過思考找尋這座‘知識的寶庫’。”這樣鮮活而自成節奏的課堂,賀敏強著實震撼,也被深深吸引。

在大學四年的熏陶下,賀敏強對有機化學“情有獨鍾”。“從那時起,我就立志要成爲一名有機化學專業課的教師。”

然而,空有一腔熱血遠遠不夠。賀敏強在正式成爲大學教師前,還前往母校鎮江市第一中學進行了爲期一年的基層鍛煉。他沒有想到,竟和從前學生時期嚴肅得出了名的“金牌”教師陶林成爲了同事。

“某些知識點一定要講到,差一點都不行……”陶林極其嚴謹的教學態度,不容一絲錯漏,對作爲教學初學者的賀敏強來說受益匪淺。

“人们常说,兴趣是学好一门课最好的老师。我却认为,老師也是最好的興趣源泉。”在贺敏强看来,两位启蒙老师一位教会了他修炼艺术,一位教会了他磨练技术。“老师对我的影响是巨大的,我希望我对我的学生亦如是。”

化身“微表情大師”了解反饋

“假如我是學生,我能聽得懂嗎?”賀敏強經常反問自己。在教學生涯中,賀敏強經常遇到一些學生,將學習有機化學比作“登天”。如何在課堂上讓學生提得起興趣、抓得住重點、理得清思路,便成了他一直追尋的方向。

“賀老師的課堂不只是‘我教你聽’,是‘聽、說、讀、寫’要求樣樣精。”江蘇大學本科生張黔會這樣形容賀敏強的課堂。

“不妙!你們的表情告訴我:沒聽懂,那我再講一遍!”聽著賀敏強的自言自語,學生總是笑倒一片。90分鍾的課堂上,賀敏強經常化身成一位微表情大師,通過“讀取”學生的細微表情來了解其接受、反饋情況。若發現學生嘴角或眼神裏不自覺流露出微笑,賀敏強便立時高興得不得了。

“看著賀老師在課上因我們時而流露出滿足,時而流露出無奈,課堂氣氛都生動了起來。”張黔會感到,這樣的課堂充滿了理性思考,也充盈著情感溫度。

賀敏強的教學課件有一套自創的顔色系統,不同顔色標記代表不同的學習要求。相應地,在課上,備上至少黑、紅兩種顔色的水筆記筆記,便是賀敏強對學生提出的重點要求。相比通讀全書,在有限的時間裏幫助學生區分和掌握教材裏的重點、難點,是賀敏強向課堂要質量的又一方式。看到那些筆記工整得堪比印刷,賀敏強就覺得特別欣慰。

什麽樣的老師可稱之爲好老師

“本科期間要打牢基礎,基礎不好,後續研究想一步登天,不符合客觀規律;研究生期間要獨立思考,認識到正、誤之緣由,才能在前人工作的基礎上有所發明創造。”除了思考如何講授,賀敏強更注意在教學過程中傳授學生爲人之道、爲學之道。

說起自己本科期間的專業課老師、研究生期間的導師賀敏強,博士畢業後留校任教的江蘇大學教師孟敏佳十分感慨。研一一次有機聚合實驗,孟敏佳連續做了3個月一直聚合不成功,這讓她嘗盡了灰心的滋味。“化學的樂趣就在于探索未知。在不斷試錯與堅持之中,獲取成功的果實才更甜。”賀敏強雲淡風輕的勸慰,格外安撫人心。查閱文獻、列舉問題、組會討論、明晰方向……孟敏佳沈下心來,最終嘗到了勝利果實。

如今已成爲碩士生導師的孟敏佳也常對學生說:“科研中遇到的最大敵人,不是研究本身,而是自己。能否擁有平常心、克服迎面而來的困難是關鍵。”

什麽樣的老師可稱之爲好老師?贺敏强说:“好老师千千万,但如果能够得到学生的喜欢,一定是对老师最大的肯定。而如果能对学生的人生再产生些许影响,则是对老师更大的褒奖。”

文章來源:《中國科學報》2021年2月9日8版

文章鏈接:http://news.sciencenet.cn/dz/dznews_photo.aspx?t=&id=35687